吉林新闻

中美贸易战专家分析中国的得失

在中美贸易战的阴影下,北京的两会正在进行。

作为贸易战后的前两届,贸易谈判、华为事件、朝鲜问题、中国军费开支等话题已经成为国际媒体关注的主要话题。

记者采访了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经济学者程晓农,他解释了贸易战下的中美关系。

记者:在中国全国人大新闻发布会上,针对中美贸易战,NPC发言人张业遂表示,中美两国的利益已经深深交织在一起,中美之间的冲突和对抗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

他说:“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用冷战的旧思维来处理新问题肯定没有办法。”。

“你认为他的暗示是什么?程小农:这暗示了中国目前的态度。中国不想现在或未来一段时间与美国处于对抗状态。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所谓的强有力,弱有力,或隐藏自己的力量和隐藏自己的力量。从战略上讲,在当前的全球经济形势下,各国不再可能像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以追求大哥、二哥和二哥的方式争夺资源。这些想法早就过时了。

我认为通过中美贸易战,中国应该明白两点:一是中国购买美国科技人员,挖走美国公司的技术人员,或者在台湾公司工作,等等。以这种方式窃取美国技术,或者偷猎美国教授、中国教授,并将美国的研究成果转移到中国。这不是一个国家正常的发展方式。

中国人应该明白小偷小摸是不正当的,必须放弃不正当的方式,转而走上正确的道路。

正确的道路是什么?是企业自主研发的技术。

据说所有人都应该有这个底线,而不是偷窃或抢劫。

事实上,美国的压力正在帮助中国创造一个尊重知识产权和企业加强自主研发的制度环境。

走正确的道路是中国的胜利。

现在在这场中美贸易战中,美国采取行动迫使中国走上正确的道路。

美国并没有试图粉碎中国。它希望中国能够发展自己的经济,但它不能窃取或抢夺它。

另一点是,中国今后必须和平发展,不能靠武力发展。

武力竞争不能带来发展,只能带来战争。

在核战争和核武器时代,挑起和发动战争的最终结果是毁灭,永远不会发展。

既然是和平发展,中国就不应该也不能整天思考如何与美国打交道,如何超越美国,如何压制美国。这些想法实际上是狭隘的。

记者:全国人大即将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这是自去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审议以来的第三次审议。经过三个月的三次审查,立法速度据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快的。

如果NPC通过这项立法,会有助于停止贸易战吗?程晓农:外商投资法的修改实际上是中美谈判的核心问题。

因为原外资法允许中国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但也允许中国公司持有大部分股份,不允许外国公司单独经营。

它有一系列歧视性条款。

事实上,在这些规定背后,它们都是为了帮助窃取外国技术而设计的。

所谓拒绝允许外国公司获得大部分股份,也是为了利用它们作为大股东的地位,迫使外国公司交出它们的技术。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每两个月举行一次会议。因此,为了审查和修订《外国投资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两个月内举行了三次会议,并将再举行一次会议。审查正式结束公众评估,最终进入法律修订阶段。

三个月内将有四次以上的会议。关键是美国有这个时间限制。

它还没有通过。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那么中国将被视为进行了一些结构性调整,但仍需监管。

因为在中国有很多所谓的“违规”。

所以在外资法修订后,虽然法律废除了那些不良条款,但真的可以做到吗?如果你没有呢?这些是美国目前正在与中国谈判的问题。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将不得不诉诸关税来实施制裁。

记者:美国要求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这会促进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吗?程小农:我认为这是一个共同的猜想和主观意愿。我一直希望经济变革会带来政治变革。

我想说一件事。事实证明,西方有一种理论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政治将走向民主。

这个理论现在被证明是错误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的倒退,贵阳金阳彩票网已经建立起来。这种情况很常见。

在拉丁美洲,我们现在看到的最新例子是委内瑞拉,它曾经“在经济上发展”,然后以独裁政权告终。

因此,经济发展不一定导致政治进步。

我认为这(希望经济改革将带来政治改革)不是一个愿望,而是个人的祈祷。如果你有机会成功,你仍然会成功。如果你没有成功的机会,如果你每天养10只富有的猫,你就不会变得富有。

谈论民主和政治变革也是同样的原因。

美国谈判的目的不是改变北京的政治结构。

有些人把结构变化理解为政治结构变化。

事实上,美国提出的结构性改革是指允许外国公司在中国自由竞争的经济改革、中国取消对外国公司的各种限制以及各种不公平的制度。

此外,如果一个民主政权对世界有害,那么这个民主也不好。

记者:您觉得中美贸易战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程晓农:知识产权。记者:你认为中美贸易战中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程晓农:知识产权。

目前,许多人都在考虑关税。事实上,关税只是美国的一种手段。

也就是说,在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上,美国现在要求中国在相关的法律制度规则上建立新的法律规则体系,以确保中国今后不再侵犯知识产权,包括外国企业、窃取美国的技术和人才等。

如果中国拒绝做出任何改变,坚持做小偷,那么美国将受到制裁。关税实际上是制裁。

如果你一定要当小偷,我会用关税敲你的头。

事实上,中国应该明白,美国提到的保护知识产权不仅对美国是必要的,对中国也是必要的。

侵犯知识产权在中国没有国界。中国企业窃取的第一件东西是他们在中国的同行。因此,为什么中国企业没有技术研发,许多企业自己也不愿意自主开发新产品?原因是我开发它们的时候被偷了,我成功的研究人员被竞争对手挖走了。

中国窃取美国技术的方法实际上是中国常用的方法。

发表评论